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
你可能没听过 Helvetica,但你一定见过它,而且每天都要见个好几次,如果你有 iPhone,说不定一天会看见它几十次甚至上百次。Helvetica 存在于我们的周遭,却让人浑然不觉。不过对某一群人来说,Helvetica 绝对是耳熟能详的字眼。对他们而言,Helvetica 是老师、是朋友,同时也是敌人,Helvetica 是个摆脱不去的枷锁。

这群人是平面设计师与字体设计师。而 Helvetica 是一款字体的名字,一款被大量使用的字体。

传奇字体

2007 年,传奇字体「Helvetica」诞生满五十周年。独立製片人,同时也是本片导演 Gary Hustwit 拍摄这部以字体 Helvetica 为主题的纪录片,他的理由很简单:「因为它就在我们的身边。」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画面右边这位就是导演 Gary Hustwit,左方为 David Carson。 —

这部纪录片以一位老印刷师父挑选、排列铅字作为开场,他让滚筒均匀地沾上油墨,滚过排好的铅字,然后擦擦手,最后放上白纸、加压,于是纪录片名称「Helvetica」便跃然纸上,黑白分明。

本片访谈了老、中、青三代的设计师,从「字体是什幺?」谈到 Helvetica 的起源、时代背景、它的特性和它的影响力,以及不同时期设计师对它的各种评价。

起源

Helvetica 是由 Max Miedinger 与 Edüard Hoffmann 在一九五七年于瑞士 Münchenstein 的 Haas 铸字厂,以德国字体 Akzidenz-Grotesk 为蓝本所开发出来的无衬线字体。原本的名称是「Neue Haas Grotesk」,但是考量到这款字体要在美国市场销售,这个听起来像是「Haas 的新怪物」的名字在行销上似乎不太恰当,于是当时 Haas 铸字厂的母公司 Stempel 建议改名为「Helvetia」,亦即拉丁文的「瑞士」,但是遭到 Edüard Hoffmann 的反对,后来他决定以 Helvetia 的形容词「Helvetica」来命名,因为这样一来「Helvetica typeface」听起来就是「『瑞士的』字体」,完全符合它的起源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  左边是 Akzidenz-Grotesk,右边是 Helvetica
字体本身不该有意涵

Helvetica 被创造出来时,背后代表着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现代主义精神,当时怀抱着理想主义的设计师期望能透过该字体传达代表理性、中立的声音。在 Helvetica 之前,杂誌上的广告充斥着各种浮夸、混乱的手写字体。也因此 Helvetica 推出之后大受欢迎,还成为企业与政府的最爱,从那个时期开始,大量的企业识别、政府机构文件都选用 Helvetica,以表现出他们的可靠、简洁与效率。

老一辈的设计师如 Massimo Vignelli、Wim Crouwel 等人,认为字体不应该有表现力,它必须是「中性」的,本身不该表现出任何意义,Massimo Vignelli 举了简单的例子:

Wim Crouwel 则说: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  左方为 Massimo Vignelli,右方为 Wim Crouwel
遭受批评

然而到了 1970 年代,Helvetica 开始被当时年轻一代的设计师所反对,因为 Helvetica 代表着全球化、代表大企业,有的设计师甚至认为那代表着越战。

导演问设计师 Paula Scher 对 Helvetica 的看法:

他们举着后现代主义、反全球化的大纛拒用 Helvetica,像是 Erik Spiekermann、Paula Scher、Stefan Sagmeister、David Carson 等人都认为 Helvetica 太千篇一律、太无聊了,看起来像军队,一点人味都没有,另一方面,设计师们讨厌「预设值」,讨厌「没有选择」。

Stefan Sagmeister 举了一个例子,认为印满 Helvetica 字体的宣传手册就像是在说:「不要读我,因为我会让你无聊到死。」我想如果各位读者把 Helvetica 换成标楷体或是新细明体,应该也会有相同的效果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左方为 Paula Scher,右方为 Stefan Sagmeister

Erik Spiekermann 认为 Helvetica 是个好字体,也确实符合当时的需求,然而到了现代却成了预设值,一切都是电脑发展的关係,Helvetica 在过去曾经是麦金塔电脑的系统预设字体,后来又被微软「抄」过去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Erik Spiekermann

Helvetica 虽然经典,在设计上广受好评,也的确被大量用在人类社会的各个角落。但是不喜欢 Helvetica 的设计师们讨厌没有选择,他们认为 Helvetica 被过度使用的现象在某种程度上扼杀了设计师设计、选择字体的创新动力。这一派的设计师认为,字体应该要是有个性的、有灵魂的,字体应该要能够传达情绪。好比我们的书写,心情好的时候是一种字体,心情恶劣的时候字体往往也会跟着张牙舞爪。

有意思的是,Steve Jobs 跟这群设计师是相同年代的人,他在 1970 年代初期从里德学院辍学后开始旁听字型的相关课程,但多年之后,麦金塔电脑作业系统选定的预设字型却是 Helvetica。

新时代的反思

Vignelli 与 Crouwel 批评那个时期的设计师们没有主见,选择字体总是看心情,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乎的是什幺,只知道要反对 Helvetica。

到了九零年代末期,当时新一代的设计师们开始重新思考字体在设计中的本质,并且回头过去研究早期设计师们的理念,他们不打算抗拒过去,却也不想一味怀古。

导演访问了几位欧洲的年轻设计师,荷兰的 Danny van den Dungen 并不认为 Helvetica 会带来全球化、标準化的危机,因为人人都可以调整它来符合自己的需要,光是字体间距就能表现出不同国家的个性。

英国的 Michael C. Place 说自己很享受使用 Helvetica 的乐趣,许多人总说要用不同的字体表达不同的意思,他却很乐意接受挑战,让 Helvetica 用不同的方式说话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左方为 Danny van den Dungen,右方为 Michael C. Place

瑞士的 Manuel Krebes 跟 Dimitri Bruni 则说:「我们喜欢限制,没有限制我们什幺也做不了。」他们希望设计能够精简,当需要用到字体的时候,尽可能只用一种字体,或是两种,可以的话,也只用一种字型大小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左为 Manuel Krebes,右为 Dimitri Bruni

关于 Helvetica 的评价,似乎永远也吵不完,上个月 Erik Spiekermann 又在他的部落格刊了一篇「Helvetica Sucks」,抱怨 Helvetica 字体缩小后变得多难用。

历史的终点,抑或是新的一页?

Helvetica 是这样无所不在,美国航空用它、BMW 用它、通用汽车用它、丰田汽车用它、微软用它、Intel 用它、无印良品用它、3M 用它、Panasonic 用它、雀巢用它、Motorola 用它. 虽然他们的商标设计都採用 Helvetica,却不会有人觉得他们长得相似。

虽然 Michael Bierut 在片尾时认为「潮流已经差不多走到历史的终点,钟摆往覆摆动,不会再有第三种方向」。不过事情没这幺简单,因为展示文字的载体近年来再度出现变化,今年 Apple 推出具有 9.7 吋大小,解析度 2048X1536 萤幕的新款 iPad,似乎为字体设计带来新的挑战,并引发许多字体设计师与 app 开发者的讨论。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Michael Bierut

儘管 Erik Spiekermann在 Twitter 上说:「再挑一个合适的字体就好啦,就像过去的日子一样。」广受欢迎的 iOS app「Instapaper」开发者 Marco Arment为了因应新款 iPad 的 Retina Display 而替新版 Instapaper 挑选了几个新字体如「Elena」、「Lyon」等,推出后亦颇受好评。 不过 Mac 与 iOS 上的知名文书软体「iA Writer」开发者 Oliver Reichenstein在 iPad 3 正式发售后不久在 Twitter 上表示,iPad 3 搭载的萤幕需要一个专为其设计的新字体。

记得刚开始学习文书软体的时候,有个动作特别有趣——反白一段文字,接着打开字型选单挑选一个顺眼的字体,或是一个一个测试,偶尔不小心选到奇怪的字体,还会吓到。看过这部纪录片之后,你我都不会一下子变成字体大师或 Helvetica 专家,但是当我们在街上看见一个又一个商标、招牌、指示牌,我们会开始猜想:「这也是 Helvetica 吗?」,製作简报档案的时候,我们会想:「标题该用 Helvetica 吗?标準体还是粗体好呢?」

纪录片:设计三部曲(一)《Helvetica》

Helvetica 是台北捷运一般标誌版面的英文指定字体

本片有趣的地方在于,虽然主题是 Helvetica,而且是为了纪念它的五十岁生日而拍,导演仍然把设计师们无论从讚美、反对和比较中立的角度所提出的看法通通放进去了。唯一比较可惜的是导演主要着墨于西方设计师的观点,即便日本一直努力研究汉字,不断地在字型上推陈出新,也很认真地经营市场,片中还是没有出现中文字型设计师或东方平面设计师的身影。

也许有人会觉得针对一个字体拍摄纪录片有点过于夸张,何况历史上着名的字体也不是只有 Helvetica,但无论如何,藉由这部纪录片,人们会意识到原来字体跟我们的生活是如此贴近,重新唤起人们对字体设计的重视。这就好比今日网路普及,不管爱不爱用,我们都有必要学会使用网路。

自有历史以来,人类透过文字传递讯息、表达情感、沟通理念,而文字必须以某种字体的形式存在于世上,否则不过是言语的鬼魂,终日游荡于阴暗处,不见天日。

Helvetica 一直是 iPhone 的系统预设字体,直到 iPhone 4 才改成 Helvetica Neue

Director's Statement

https://twitter.com/#!/espiekermann/status/180877084426637313

Introducing Instapaper 4.1 for iPhone, iPad – Marco.org

https://twitter.com/#!/iA/status/180932976455057409

台北市政府捷运工程局 ─ 标誌基本要素

朱其明,《字由字在谈字型》

补充说明:设计三部曲分别是三部纪录片:《Helvetica》、《Objectified》与《Urbanized》,其中最后一部是导演 Gary Hustwit 在 Kickstarter 上募资拍摄而成,今后有机会将陆续为各位介绍。目前这三部纪录片都没有在台湾贩售,购买的管道除了直接从国外购买实体 DVD,就是到 iTunes Store 上购买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